亚马逊回应“关店”专家:或一次性解决长期积累问题

v2-8b1769506a76c2205f8ec9e7202579ee_b.jpg

“这只是官方的回应,没有对卖家进行实际考虑,没有任何积极有效的信息。”前段时间两家店铺被亚马逊关闭的卖家郭静告诉财经科技。

9月17日,亚马逊全球开店宣布升级杭州跨境电商园区业务,并正式启动首个综合卖家培训中心。在此次活动中,亚马逊首次对近期备受关注的“亚马逊大规模封号风波”做出回应。

亚马逊全球副总裁戴逸飞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过去的5个月里,亚马逊关闭了约600个中国品牌的销售权,涉及约3000个卖家账户。这些账号多次滥用评论,有些品牌甚至涉嫌行贿。

综合此前多家媒体报道,今年4月以来,亚马逊发起了近年来最大规模的“封号”行动,重点打击“刷单”等一系列违规行为。于是,中国跨境电商卖家纷纷“封号”,资金被冻结,货物被锁。据深圳跨境电子商务协会7月份统计,在过去的两个月里,超过5万名中国卖家关闭了亚马逊平台上的店铺,造成的损失估计超过1000亿元。

据此前媒体报道,自今年4月底以来,亚马逊对通过操纵评论、在商品中放置礼品卡、在社交媒体中使用现金等方式要求虚假评论的商家进行了一系列“封号”处罚。日报将亚马逊过去几个月的“封号”行为总结为两波:第一波是以各种方式“交换好评”的“封店”处罚;第二波重点打击相关账号,打击范围从大卖家扩大到中小卖家。

在此期间,许多大卖家损失惨重。其中,被称为“a股跨境第一股”的亚马逊大卖家Patuson主账户被重罚,旗下品牌Mpow备案被平台注销,资金被冻结,账户被封;义乌华鼎全资子公司通拓科技各品牌涉及的54家门店暂停销售,涉嫌冻结资金4143万元;“有树”母公司天则信息近期发布的《关于对深圳证券交易所半年报问询函答复的公告》显示,截至本公告披露日,亚马逊平台冻结店铺资金约1.28亿元的有树。2021年新增被屏蔽站点约400个。

小卖家郭静告诉《财经》。他的两家亚马逊商店因为这一条评论而被关闭,涉及60万元人民币和500多件商品。

戴逸飞表示,在过去的5个月里,亚马逊关闭了约600个中国品牌的销售权限,涉及约3000个账户,这些卖家多次出现严重的滥用评论等违规行为。

“过去,亚马逊多次警告这些卖家,他们也有很多申诉的机会,甚至恢复了一些我们已经停止的账户,但这些卖家继续违规,所以我们这次决定终止与这些卖家的合作关系。”戴亦菲也说。

关店是因为“误伤”而“被封号”吗?被“误伤”的商家该如何投诉?因“封号”而被冻结的货款和库存怎么办?

戴逸飞表示,如果卖家能够证明亚马逊的判断是错误的,或者其违规行为只是暂时的或无意的,并且能够提供如何避免未来违规行为的计划,亚马逊将让这些账户恢复正常运营。

告诉郭靖财经网络科技:“上诉没用。”他解释说,投诉需要向服务商备案,投诉的成本很高,有的达到几万元,最后也不一定有什么好结果。而且就算投诉回来,店家的权重也没那么高。

至于被冻结的资金和商品,戴逸飞表示,如果卖家投诉成功,账户内的资金会按照正常流程返还给卖家;如果上诉不成功或卖家不上诉,账户内资金将被临时冻结90天,冻结资金将用于承担卖家过往客户的退款及其他未支付费用。90天后,如果卖家没有其他违法行为,可以通过身份验证,按照正常流程取回被冻结的资金。股票下架没有冻结期,除非发现销售非法产品。另外,卖家可以正常下架库存产品。戴菲菲对封存的货物做出了上述回复。

此前,21世纪经济报道称,网络经济学会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宁波新东方工贸有限公司CEO哈里斯认为,亚马逊对其平台上商家的惩罚性权利包括降低其权利、删除商品链接、通过关店拒绝提供平台信息服务等。但资本留存问题应由法院决定。亚马逊本质上只是一个商业平台,无权冻结商家的资金和商品。

从事账号投诉的第三方服务商马鑫告诉Caijing.com记者,虽然中国卖家在亚马逊的平台上占了很大比例,但亚马逊亚太区并没有太大的话语权,很多平台政策都是对中国卖家的“特殊照顾”。所谓“特殊照顾”,其实是一种歧视。例如,这是为中国卖家制定的规则,不同于美国本土卖家的规则,或者是同一政策下的区别对待。“据说中国卖家的账户比北美卖家的账户更容易被审计,更容易被查封;北美本地卖家的销售权高于中国卖家,很多产品品类和品牌权更容易获得。对中国卖家来说比较难,有些一开始就不对中国卖家开放。”马鑫说,他通过同行交流总结了上述内容。

但戴亦菲在这次活动中强调:“我想澄清一点,亚马逊的规则和政策在全世界都是一致的。无论卖家的大小和国家,我们都一视同仁。这些账户的处理不涉及任何其他外部因素。”

上文提到的因“刷单”被亚马逊关闭两家店铺的郭靖向财经科技表示,自己除了运营亚马逊平台外,也在运营国内个别电商平台。他还表示,身边的一些朋友也遇到了国内平台正常运营,但亚马逊商店被封的情况。

消费者王利来告诉Caijing.com,他有一个朋友在拼多多卖化妆品。他店里的一款产品,去年5个月左右就达到了10万的销量,但有一半是被“刷单”的。“淘宝的刷榜控制很严格。拼多多新客户注册了,马上就可以刷单了。”王利来和朋友的聊天显示。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伟律师告诉《财经》。com即刷卡一般分为正向刷卡和反向刷卡。前者是指网店以提高自己店铺信誉为目的,雇佣刷单员进行虚假交易,为自己店铺刷好评和销量的手段;后一种情况,网店出于打压其他经营者的目的,雇佣刷单员为其他店铺刷差评,损害了其他店铺的声誉。但无论何种类型,刷单都是基于虚假交易炒作信誉的行为,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 《网络交易监督管理办法》 《电子商务法》等法律规定。

据了解,近年来,JD.COM、淘宝等电商平台陆续引入“反刷单”系统,对商家刷单、炒信等行为进行精准识别和应对。去年11月,淘宝推出“反审核系统”,订单按照时间、购买行为、客户关联等维度上线。月初,JD.COM公布了“电子商务反刷单方法及系统”专利,可以对平台内的“刷单”行为进行监控和管理。

除了技术层面,法律层面也在打击团伙的“刷单”行为。2018年6月,JD.COM最大开票案3.2亿元尘埃落定。金华市局查处金华吉森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组织的虚假交易案,罚款200万元。但此案是新《反不正当竞争法》实施后,全国范围内侦办机构刷单涉案金额最高、罚款最高的案件。同年7月,杭州市余杭区法院对淘宝网起诉李某一案作出判决,因李某在淘宝网购买交易中有24次买单行为,严重违反淘宝网交易规则,判决并核准淘宝网要求赔偿至1元。这是国内首例电商平台起诉“刷手”并索赔成功的案例。

律师李伟表示,国家电子商务法明确禁止“刷单”行为,这种行为被认为是违法的。通过刷单获取非法利益,情节严重的可考虑构成非法经营罪。平台应该履行这样的审核义务。一旦发现“刷单”行为,需要坚决严格按照平台规则进行处理。

独立互联网分析师张书乐告诉Caijing.com记者,非法运营刷单也是对电商平台的破坏。当国内平台也有雷霆一击的时候,只是不久前亚马逊的封杀变得更加猛烈,但高密度的“封号”是对长期积累的问题的一次性解决。

针对国内外电商平台对“刷单”行为的管理策略,他认为平台方为了保证自身生态,总会与商家和客户之间的不当行为进行博弈。在利益的驱动下,管理问题也在不断解决,只是进度不同,侧重点不同。平台也要对商家的各种花式剥削行为进行持续研究,依据法律法规,在证据充分的情况下进行打击。他还说。

上一篇:天猫玉器店注册艺术品鉴定交易
下一篇:杭州手淘网专业私人圈粉神器!教你如何操作淘宝群聊

友情链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