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花10块钱买5000个“粉丝”

2021-04-22 admin

如果说2013年是互联网金融的第一年,2014年是智能硬件的第一年,2015年是互联网的第一年,那无疑会成为视频直播或者网络直播流经济的第一年。

今年上半年,移动直播行业发展迅速,受到资本的高度追捧,但同时也出现了数据造假、计费、玩游戏等丑闻。法律界指出,直播虽然是一种新的商业模式,但其本质仍然是商品销售的过程。直播平台和主播的数据造假涉嫌欺诈和不正当竞争,整个行业的监管真空亟待填补。

去年底以来,盈科、斗鱼、花椒、熊猫电视直播平台数量突飞猛进。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5月31日,中国在线直播平台多达250个,直播用户数量已超过2.4亿。在疯狂追逐资本,热钱涌入,成为媒体和投资者的宠儿,蒸蒸日上的背后,直播平台上频频出现数据造假、玩游戏等丑闻,让人不禁怀疑:也许直播行业的虚荣心和火爆只是表面现象。

电脑或者手机,加上直播平台账号,就是一个主播在直播平台上需要的所有工具。当主持人在镜头前玩游戏、唱歌、聊天、化妆或者什么都不做的时候,他可以收到粉丝送的各种电子礼物,这些电子礼物最终可以兑换成人民币,通过平台提取,然后落入主持人的口袋。

一个直播房的人气主要是由在线观看人数决定的。在线观众越多,能吸引的用户就越多。大多数人会发现,热门直播室的在线观众数量往往轻松超过一万人,一些著名的游戏主播甚至可以吸引数百万用户观看。

6月8日,万达董事长王健林之子、投资人王思聪通过微博透露,年薪1000万的女游戏主播阿依有找人给她玩游戏的虚假行为。同时,他还指责阿伊的签约平台斗鱼电视(Betta TV)容忍强奸,明知主播在代其出场却不阻止。很多媒体也报道过直播平台上的数据水分很大。一方面,平台有自己的机器人用户,对在线人数有独特的放大算法;另一方面,主播买粉丝刷人气是很常见的。

其中最著名的一个事件就是之前的WE玩家“笑”了,斗鱼直播的时候显示观众人数居然超过了13亿,基本等于中国总人口。要知道现在国内网民数量只有7亿。

所以在业内很多人眼里,直播平台的数据造假已经成为公开的“秘密”。“直播室显示的人数肯定比真实人数多。这一方面是为了增加用户的积极性,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你的平台的数据看起来更好。”游戏界人士郎青说。

曾在多个平台直播的媒体人何婷(化名)在第一次直播时直接指出自己发现了“问题”。

“当时没有告诉任何人我在直播,网上有很多,但是和我完全没有互动。打开这些人的资料,发现粉丝数都是0,直播数是0。这就是机器人。”何婷说,如果受众超过100人,可能只有两三个真正的用户。

除了平台自带的机器人,很多主播也会买粉丝,刷人气。“淘宝到处都有卖,很多都被抓了。”郎清说。

笔者在淘宝上搜索“直播热度”,结果近千条。所有产品都是一张价目表,上面写着“盈科粉丝1元=1.2万”、“盈科直播人气10元=6000”、“斗鱼人气1000人=1元”等。甚至还有“大众套餐”,价格只要200元。

销量最高的商家名字叫“盈科人气”,在一个为盈科增加粉丝或现场人气的服务中,成功成交29.9万笔;其他业务的类似服务,有上万笔成功的交易。随后,笔者分别用10元和20元买了5000个盈科粉丝和2万个花椒赞。结果,不到一分钟,盈科粉丝数从0上升到5072,花椒直播观众数为1008,赞数为20002。

有几个淘宝卖家说,在直播中刷人气买粉丝太普遍了。“因为直播可以赚钱,看的人越多,越容易吸引用户,越容易收到礼物。”广东某淘宝卖家说。

另外,数据造假的整个利益链中还有经纪公司。因为经纪公司要推广自己的主播,所以会和直播平台合作。前者以较低的折扣获得直播平台的虚拟货币,并将这些虚拟货币投放到其推广的主播身上,以获得更大的收益。然后经纪公司和平台分。相当于经纪公司什么都不花,而是自己拿着主播,给平台带来流量。

该技术的联合创始人、直播节目负责人雷涛表示,网络欺诈是一个产业问题。“客观来说,用户发布直播时,是希望有人看的。但由于平台的流量无法满足所有用户,为了保证用户发布直播的积极性,平台别无选择,只能以机器人粉丝的形式对用户的行为进行反馈和鼓励。但是刷列表对平台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打乱平台为正常用户设计的算法逻辑。"

但法律界人士认为,这种刷单行为实际上造成了行业欺诈。北京市律师协会副会长邱表示,虽然直播是一个新兴行业,但这种模式的本质仍然是商品销售,因此涉及的数据欺诈涉嫌欺诈。

“直播的内容虽然多种多样,但有一点是共同的:这些主播通过镜头前展示的内容获得用户的关注和礼物,平台的礼物可以换钱。这其实是一个卖货的过程。”邱解释说:“这些主播不像普通商品,卖的是面值,有趣的聊天,唱歌等等。”

新《消费者法》第八条规定,消费者有权了解自己购买或者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

邱认为,如果没有那么多人在直播室内观看、赞美和赠送礼物,主播或平台通过虚假受众来增加知名度是不诚实的,因为这会误导其他用户,损害他们的知情权。

不仅如此,他还认为直播平台和主播的数据造假除了涉嫌欺诈外,还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九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利用广告或者其他方法对商品的质量、成分、性能、用途、生产者、有效期限和原产地等进行误导性虚假宣传。

“平台利用数据欺诈的伎俩吸引用户,损害其他同类型直播平台的利益;主播的数据欺诈行为也可能给其他同类型主播造成损失,具有不正当竞争的性质。”邱对说:

但他认为,直播行业各种问题的现状表明,该行业应建立法规,促进其规范发展。“直播正在上升,以响应市场需求。这不是一件坏事。但是,目前这个行业还处于监管的真空状态。如果监管不尽快跟上,直播行业的混乱局面不会停止。”邱对说:

裁判有“电子眼”,足球有“智慧核心”……世界杯不仅关乎足球,更关乎技术变革。

6月份,漫天的促销红包、预售、首付、全额降价信息,预示着“618”年的大促销即将来临。